养蜂 >>
  • 养蜂致富
  • 蜜蜂品种
  • 价格行情
  • 养蜂技术
  • 养蜂视频
  •  
    位置:农村致富经 >> 养蜂 >> 养蜂技术 >> 浏览文章

    黄国忠:活捉“杀人蜂”[科技苑]

    2014年10月25日 来源:CCTV7中央电视台 作者:科技苑  
    内容摘要:活捉“杀人蜂:它被称为飞行杀手,成为被剿杀的对像,而有人却偏偏要深入虎穴,欲智取回家,它们是怎样的一种杀手,缉拿它们又作何用? 胡蜂,其全体、幼虫、蜂巢、蜂毒均入药。药材名大黄蜂(全体)、大黄蜂子(幼虫)、露蜂房(蜂巢)。主治风湿痹痛,是常用中药。胡蜂又是农林害虫的天敌。人工养殖药用胡蜂简便易行,只要捕捉几只雌蜂驯养繁殖即可。
     
     

    [科技苑]活捉“杀人蜂”(20140310)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

      

      点击进入“科技苑”官方网站

    【导读】:它被称为飞行杀手,成为被剿杀的对像,而有人却偏偏要深入虎穴,欲智取回家,它们是怎样的一种杀手,缉拿它们又作何用?

    活捉“杀人蜂”

     

    【主持人】:去年呀,在山东一个公路的卡车上,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一位司机,在行驶途中,忽然用手拍打自己的脖颈,痛苦难耐地大叫着,随后就扑倒在了挡风玻璃前。

    (新闻资料)

    【采访】司机:他说他眼睛看不到东西了,他就趴在工作台上了。

    【解说】:同事赶紧拨打了120,老李随即被送往医院,接受抢救,这时,老李已经停止了呼吸。

    【采访】医生:来的时候,他就没有心跳了。

    【解说】:老李的同事们一致反映,老李平时身体结实强壮,更无心脏方面的疾病,他咋就会突然发病,如此离奇地离开了呢?随后赶来的警方,在经过详细探查后,在老李所乘卡车的驾驶室内,追踪到了元凶:一只体型巨大的马蜂!原来,当时卡车在高速路行驶的途中,一只马蜂从窗外飞进车内,狠狠地叮了老李一下。

    在老李的右耳耳垂下方,警方还找到了,仍滞留在里面的,马蜂的毒针。

    那这究竟是一只什么样的马蜂,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就要了人的性命呢?原来,这种马蜂,可不是山野间普普通通的山蜂,在昆虫学上,它们独属一科,胡蜂科,学名统称为胡蜂。让老李丧命的这种胡蜂,是胡蜂科最常见的一种,俗名葫芦蜂,这是因为它们的巢穴,多为葫芦状而得名。胡蜂的体色多是黑黄相间,个头是蜜蜂的3-5倍。胡蜂的毒性到底有多厉害?又是怎么让人中毒的?云南省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昆虫研究所的郭云胶教授很早就做过这方面的研究。

    【采访】云南省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昆虫研究所教授郭云胶:这种胡蜂蜂毒,既有溶血的也有神经性的。胡蜂毒液进入人体以后,使人呼吸心跳加快、血管扩张、脑细胞水肿,还产生肾等脏器的功能衰竭现象。它的毒量是20只蜜蜂的毒量。

    【解说】:胡蜂的毒液内含有过敏原酶类、胺类物质,特别是有过敏体质的人,不慎被它们蛰到后,就十分凶险。

    【采访】云南省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昆虫研究所教授郭云胶:最厉害的马蜂,一只可以让我这种成年人毙命。

    【解说】:被剧毒的胡蜂不慎蛰伤蛰死的悲剧,近些年,在我国的很多省份,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卫视资料】

    山东卫视:丰都县农户:我跑过去,三个人都在那里昏迷了,那马蜂全都把脑壳蛰烂了。

    北京卫视:重庆三岁大的小诗漫,差点就因为被马蜂蛰伤丢了性命。

    央视新闻:这段时间陕西出现了600多例马蜂伤人事件,安康、汉中等地还有20多例死亡。为了避免悲剧发生,安康消防支队成立了专业马蜂剿灭队。

    【解说】:胡蜂原本生活在远离人烟的乡野间,和人类本是互不干扰的,但如今,咋会频频出现在城乡地区伤人呢?郭云胶教授认为,这和胡蜂的食性有很大的关系,因为近些年,随着我国城镇化的发展,城乡绿化率也在不断提高,所栽种植物的各种虫害,也在激增,胡蜂是为害虫们而来的。胡蜂长的模样,和蜜蜂有些相像,但是对食物的选择,它们可是多荤少素的,在它们的食谱上,肉食永远排在第一位。因为在昆虫世界里,胡蜂有着十分厉害的嘴巴。

    【采访】云南省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昆虫研究所教授郭云胶:胡蜂的口器进化是最完善的,从口器的角度来看大胡蜂就像老虎一样处于食物链的顶级。

    【解说】:胡蜂的嘴巴,比起大多数的昆虫,进化得更加完美,像蝴蝶、飞蛾苍蝇等这些昆虫,它们的嘴巴只能用吮吸的方式采食,而胡蜂的嘴巴却具有两种采食方式。首先,胡蜂嘴巴的上颚特别坚韧巨大,可以像两把锋利的大钳子,切割食物

    【采访】云南省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昆虫研究所教授郭云胶:所以它可以捕食蝗虫

    【解说】:胡蜂靠着这对大钳子,无论是对付蝗虫还是飞蛾,猎物基本上都做不出什么抵抗,就都乖乖地成为盘中餐。胡蜂除了一对具有搅肉机功能的上颚外,它们嘴巴的下颚和下唇,还能伸缩聚拢成吸管形状,这样它们还可以吮吸食物。

    【采访】云南省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昆虫研究所教授郭云胶:所以胡蜂它可以舔食花朵里的花蜜,它可以吸食树脂树浆。

    【解说】:胡蜂正是凭着健硕的体型,和既能切割还能吮吸食物的嘴巴,再加上尾巴上,那出奇不意的致命毒针,牢牢地奠定了它们在昆虫界,老大的地位。

    对于人类来讲,遭到胡蜂的攻击,虽可致命,但实际情况是,胡蜂从来不会主动招惹人的。只有当人们近距离侵入它们巢穴领地,让它们觉得,有危险临近时,胡蜂才会发动攻击。近几年频频发生的胡蜂伤人事件,就是因胡蜂尝试在城乡周边,安营扎寨,准备向害虫们宣战的时候,由于人们的不慎惊扰,才发生的意外。这也导致在一些地区,胡蜂如过街老鼠,只要被人发现,就会人人喊打。人们采取火攻等各种极端方式,将它们连同巢穴,撤底剿杀捣毁。似乎,胡蜂已经成了洪水猛兽的代名词,人们唯恐避之不急。

    不过,在我国云南的高黎贡山南麓,对于胡蜂的认识,却是另一番情景。这里,有些人却偏偏要钻进深山老林,去寻找胡蜂,想着法儿地去捉它们。

    地处高黎贡山南麓的龙陵县,十月份的天气,已褪去盛夏的燥热,河头乡尹兆场村的黄国忠,吃罢早饭,和弟弟黄国虎,带上家什,准备到30公里之外的小黑山,去做一件在别人看来,极其凶险的事,那就是活捉目前国内体型最大,也是最毒的一种胡蜂,金黄虎头蜂。这种胡蜂,体型达4-5厘米,它的蛰针长度,是蜜蜂的四五倍,有一厘米之多,毒液的毒性,经专家们测试,它比同等剂量的蛇毒,蝎毒的毒性还要强。要是被它们蛰到,两三只就可使人丧命。这么毒的家伙,黄国忠怎么还敢去捉它们呢?捉了,又做何用呢?兄弟俩告诉记者,等找到它们的巢穴,在缉拿它们的现场,就知道用意啦。

    在野外,要搜寻到金黄虎头蜂的踪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它们的生活区域,多选择在密林深处,人很难到达的地方;巢穴更是建得很隐蔽,要么在草木茂盛的树杈下,要么是地下土洞中。面对眼前这莽莽群山,记者有些困惑,这得转悠多少地方,才能发现金黄虎头蜂的行踪呢?可黄国忠兄弟,倒似乎胸有成竹,说咱们不用满山瞎转悠,过了前面的山岗,就应该差不多了。

    【采访】黄国忠:我们找蜂子,一般看哪里麻栎树多,就在哪里找。

    【解说】:金黄虎头蜂,虽然隐居于密林深处,可它们更喜欢在这种,叫作麻栎树的林子里筑巢,因为这样的林间,除了有各种昆虫可做主食,麻栎树的树干,还能分泌出含糖量较高的汁液,金黄虎头蜂,最好这口甜饮啦。翻过山岗,哥俩就在长有一大片麻栎树的山坡上,停了下来。见眼前有一棵高高的麻栎树,黄国忠挎着砍刀,忽然快步跑向前,如同敏捷的猴子,三五下就蹿到了树顶,空气骤然有些紧张,莫非他发现了树上有蜂巢不成?这任何防护都不用,要是被金黄虎头蜂袭击,岂不有性命之忧?

    【采访】黄国忠:我们爬得高,望得远,不挡视线。

    【解说】:原来树上并无蜂巢,黄国忠爬到高处,是要作瞭望台观测,可这胡蜂和小鸟比起来,必竟还是太小了,一二十米开外,肉眼几乎就看不到了,这爬到高处又有多大意义呢?黄国忠并不急于解释,他先将树梢上,遮挡视线的枝杈砍掉,然后又跳攀下树来,让弟弟黄国虎,截取一根树枝,又从背篓里拿出一罐装有蝗虫的瓶子。哥俩随后将一只蝗虫穿插在树枝顶部,慢慢地举到半空中,这时,黄国忠示意保持安静,只需静静等待。

    大约一只烟的工夫,一阵如同直升机马达的嗡嗡声,由远及近,从林间传来,只见两只约四五厘米长的大胡蜂,瞬间已盘绕在黄国忠兄弟俩周围,被金黄虎头蜂绕飞,这情景,让身旁的记者颇为不安,但黄国忠兄弟,却并无丝毫的胆怯之意。只见两只胡蜂,在逐渐降低环绕高度,其中的一只,瞅准机会,稳稳地降落到了被树枝穿插的蝗虫身上。原来,金黄虎头蜂的嗅觉极其灵敏,它们能分辨别出几公里内不同猎物的气味。蝗虫可以说是它们最喜爱的美食,况且身体被树枝穿透,气味就更明显,特别的肉香,诱使胡蜂循香而来。而一但它们发现唾手可得的猎物,就会全然放松了对周边的警惕,大快朵颐起来。黄国忠说,下一步,我们只要靠这只胡蜂,就能追踪到它的老窝了。因为这些外出采食的胡蜂都是工蜂,它们捕获食物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食物带回巢穴。

    【采访】黄国忠:套呀,还不套呀。

    【解说】:见胡蜂吃得十分投入,黄国忠催促弟弟赶紧拿家伙,黄国虎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拴了白色鸡毛的细线绳,小心翼翼地缠在埋头吃食的胡蜂腹部[http://www.nczfj.com/],胡蜂竟然吃得太过投入,没有任何察觉。这时黄国忠急速跑向刚才砍过枝杈的大树,爬到树梢附近。此时再看被拴了鸡毛的胡蜂,并不贪食,它用铁钳一样的嘴巴,撕咬下大部分食物,伸展羽翼,腾空而起。(直升机音)

    【采访】黄国虎:走了,走啦!

    【解说】:胡蜂在原地盘旋了几下,渐渐上升高度,向远处飞去。

    【采访】黄国忠:那边那边,那里,下边下边

    【解说】:听到树上黄国忠的喊声,记者这才明白,他又爬树又砍树的:就是为了能精确追踪到胡蜂。他站得高看得远,而身披白色鸡毛的家伙,记号又明显。这样,黄国忠就可以在数百米内,看清胡蜂飞巢的方向。而树下的黄国虎,则顺着哥哥的指引,展开追踪。

    【采访】黄国虎:那里,快,下边,来了,下边。

    【解说】:绑着鸡毛的胡蜂,转过一大片香蕉树和低矮的灌木丛,在三四百米开外的麻栎树间,开始降低高度,

    【采访】黄国忠:在下面树角嘛!

    【解说】:兄弟俩追随着胡蜂的行踪,发现它即将降落在,一处幽暗的斜坡上。俩人紧盯着它,借着枝叶掩护,躬身悄悄地向前抵近,在距离二十来米的时候,白色的鸡毛,向一处草丛边,飘落下去。两人极其小心地再靠近一些,只见在一个碗口大的黑洞门口,数十只金黄色的巨大胡蜂,有的匍匐在地表,有的不时起落盘旋。这些胡蜂都是担任警戒工作的,此时要是被它们发现,蜂群必将一拥而上,人的性命肯定不保。再看那只挂着鸡毛的胡蜂,在巢穴门口一个急停,就稳稳落地,迅速地钻入洞口。

    就在这时,一只被惊扰的野兔,突然蹿到了胡蜂巢穴门口,眨眼间,担任警戎任务的胡蜂,呼啸而来,显然,这只兔子并无意侵犯胡蜂的地盘,几秒钟的工夫,兔子就气绝身亡。

    见识了金黄虎头蜂的威力,这让记者有些倒吸凉气,这些携带致命毒液的家伙们,黄国忠兄弟怎么才能活捉到它们呢?黄国虎摆手示意,先暂退山脚下,说有人会来接应。

    这一队不见真容的人,是从离小黑山十几公里远的德宏州芒市赶来,接应黄国忠的。为首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德宏师专昆虫研究所的教授郭云胶。原来这次的捕猎,是黄国忠和郭云胶的一次联合行动,黄国忠和弟弟先负责寻蜂,找到蜂巢以后,附近携带防护辎重的郭云胶,接到电话,再赶来捉蜂,提高效率。

    【采访】云南省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昆虫研究所教授郭云胶:因为大胡蜂它的毒量很大,蜂群也很旺,特危险,但是我们穿着自己做的防蜂服应该没有问题吧。

    【解说】:郭云胶带来的防护服,是用加厚消防衣的材料做成的,为了透气和便于观察景物,头盔采用了镂空的钢丝设计,不过在眼前,却多了一道塑料挡板。

    黄国忠:蜂毒有时会喷到眼睛嘛,封上这块塑料布,蜂毒就不会喷到眼睛。

    【解说】:金黄虎头蜂被激怒的情况下,会从尾部毒针向外喷毒,要是不慎喷到眼睛里,就会有失明的危险,所以这层塑料遮挡,必不可少。除了要保护眼睛,双层加厚塑胶手套,和厚厚的胶靴,也要穿戴得严丝合缝,以确保万无一失。

    换好沉重的防蜂服,黄国忠开始引领大伙向蜂巢挺进,在距蜂巢还有四五十米的时候,众人较大的动静,就引来了担任警戒任务的,数十只胡蜂的围攻,随着离巢穴越来越近,更多的胡蜂迎面撞来。

    【采访】:

    黄国忠:注意安全。

    记者:现在有多少蜂?

    黄国忠:一万多只吧。

    记者:现在很危险了?

    黄国忠:相当危险。

    黄国虎:以前大水牛,一只这东西就叮了三跤。

    【解说】:无数巨大的胡蜂,犹如一架架呼啸着的轰炸机,向这些不速之客,展开疯狂的冲撞,蛰咬,只片刻功夫,一行人身上,都爬满了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家伙。虽然记者身着全套防护装备,但仍不免心有余悸,金黄虎头蜂的毒针,虽刺不透加厚的防护服,可记者却明显感觉到,胡蜂用有力的大颚,在拼命撕咬护着眼睛的塑料挡板。

    【主持人】:凶猛的胡蜂在很多地方因为致人死伤,被纷纷剿灭,而云南的郭云胶和黄国忠他们,却不惜冒险,偏偏打算要活捉胡蜂,那他们能不能顺利地将胡蜂收入囊中呢?他们冒险捉蜂又究竟作何用处呢?明天继续为您讲述。

    原文:养蜂 > 养蜂技术:黄国忠:活捉“杀人蜂”[科技苑]

    网址:http://www.nczfj.com/yangfengjishu/20109648.html

    关键字:胡蜂 科技苑养蜂
     
    上一篇:春夏秋冬不同的养蜂技巧
    下一篇:养蜂搬家避免损失有技巧
    扩展阅读:

    [养蜂视频]:牵动世界的小蜜蜂:大千世界,物种繁多,为什么小小蜜蜂的生存状况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危及到人类的生存?(采访:“那么就可能出现非常严重的生态问题。”)花开了,蜜蜂却稀稀拉拉,它们都去哪...

    [养蜂视频]:你知道吗奇闻有人“种”下马蜂窝:这是一种国内毒性最强的马蜂,而有人却偏偏要将它们种在地下,等秋待天的收获。黄国忠:“这一窝能卖26000元”。奇闻,有人“种”了能发财的马蜂窝! 养殖...

    [养蜂视频]:伤人的胡蜂,由曾经被剿杀,到如今通过驯养,为我们提供美味的昆虫食品,这既保护了生态环境,又成为了农户们一条增收致富的门路,可以说,郭云胶和黄国忠他们的做法,为如何更加合理地保护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