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种养 >>
  • 特养新闻
  • 特种品种
  • 价格行情
  • 种养技术
  • 种养视频
  • 养龟技术
  • 貉子养殖
  •  
    位置:农村致富经 >> 特种种养 >> 种养视频 >> 浏览文章

    刘永定:花白鲢养殖治服疯狂[科技苑]

    2014年10月24日 来源:CCTV7中央电视台 作者:科技苑  
    内容摘要:治服疯狂的蓝藻: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是一场人与自然的较量。当疯狂的蓝藻吞噬湖泊时,人们会遭受怎样的厄运?面对蓝藻水华的暴发,科学家如何揭开蓝藻神秘的面纱,如何治服疯狂的蓝藻? 刘永定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不断地寻找着蓝藻的薄弱点,科学认识上的逐步提高,带动着技术的发展。通过多项综合措施控制蓝藻水华,不仅遏制了滇池蓝藻的大发生,也逐步改善着我国其它湖泊的生态环境。
     
     

    [科技苑]治服疯狂的蓝藻(20131114)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

     

    【导读】: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是一场人与自然的较量。当疯狂的蓝藻吞噬湖泊时,人们会遭受怎样的厄运?面对蓝藻水华的暴发,科学家如何揭开蓝藻神秘的面纱,如何治服疯狂的蓝藻?

    治服疯狂的蓝藻

    【主持人】:近年来,蓝藻水华在世界范围内频发,水环境的污染问题受到广泛关注。滇池的蓝藻水华是当今我国最严重的,也曾是世界蓝藻水华现象最严重的三个地方之一。而最近几年,曾经蓝藻暴发严重的滇池,并没有暴发蓝藻,那么,当地是怎么做到的呢?

    【解说】:今年六月份,昆明气温就开始走高,每天最高温度都达到29℃以上,过去气温一高,滇池就会暴发蓝藻水华,可今年当地市民所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采访】:

    村民:以前比这个严重,现在好一点。

    村民:我们是开船的,开旅游船的,开到西山,现在净化水还是清了,坐船的人还是挺多的。

    【解说】:尽管滇池外围的水面上还漂着些蓝藻,但这样的水质比过去清澈了许多,甚至有一些湖湾水草丰茂,不少水鸟又回来安家落户。然而,就在十几年前,滇池却遭受着最严重的污染。

    【采访】:

    农户:水上多厚一层。

    华国洪:你扔那个那么大的功夫石,粘不住。

    农户:全部集中在下风边,浪一吹到下风边,像油一样。

    华国洪:看着就像油漆一样的,油漆你配这个颜色,你还配不了这个。

    【解说】:蓝藻水华的暴发,在水面上形成一层油亮的厚膜,所以大家又管它叫“海油”。就是这些像绿油漆一样的浮沫,扰乱了当地所有人的生活。

    【采访】华国洪:养鱼的浮头,死了。死的原因自己都找不到,这是什么东西把我的鱼搞死了。

    【解说】:小河嘴村华国洪鱼池里的水主要来自于滇池,带进来的蓝藻让养的鱼陆续死亡,不光华国洪,同村不少养殖户也都遭受了同样的厄运。然而,蓝藻给华国洪和当地村民所带来的厄运还不只是这样。

    【采访】:

    华国洪:这个水质就改变了,就不能吃了。

    农户:长海油就不敢吃了,因为本身就有种味道在里面。

    记者:有味,什么味。

    农户:有股腥臭味。

    【解说】:散发着臭味儿的湖水,不能再淘米洗菜,更不能饮用,人们不得不打井取水。到了90年代中后期,蓝藻水华蔓延到滇池周边的所有河道,与湖水相生相息的几十种鱼类很多都难寻踪影,当地以捕鱼为生的渔民连捕鱼都成了一种奢望。对于华国洪这样的村民们来说,天堂一样的滇池早已成为他们无法找回的美好记忆。

    【采访】:

    农户:我们周边这些村子,走到哪就吃到哪儿这水。

    农户:门前都有鱼,你出门就可以打鱼吃。

    农户:那时候,滇池银鱼还比较多,我家还有条船,一天可以有一吨的产量。

    农户:我们经常游泳的,水质恶劣了就不敢游了,下来再上来就成绿颜色了,跟绿油漆漆过一样。

    【解说】:疯狂的蓝藻,吞噬了人们原本美好的生活。其实,不只是滇池,我国从南到北,特别是城市湖泊,巢湖、太湖、洪泽湖等“蓝藻水华”暴发的事件时有发生,欧洲的Constance湖、包括日本、荷兰等国家的湖泊,都发生过类似的污染。而如今的滇池,却不再看见蓝藻疯狂的身影,它们究竟是怎么被制服的呢?

    1995年,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刘永定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来到了滇池,从此开始了与蓝藻的斗争,也揭开了蓝藻之所以疯狂的神秘面纱。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它有别的生物没有的能力,它有超强的能力,或者跟别人不一样的能力。

    【解说】:蓝藻是生物界最低等的植物[http://www.nczfj.com/],它在地球上已经生存了大概30亿年。这个生命力极强的生物在高倍显微镜下才呈现出了它的真面目。一个细胞就是一个蓝藻,成百上千的蓝藻聚合在一起,才形成了人们肉眼隐约能看见的一个颗粒,数以万计的颗粒积聚在一起,就形成了连片的“水华”。可如此低等、微小的生物,却拥有强大的能力。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它这个细胞里面有专门的结构,叫伪空胞,就像鱼的鳔一样,它能够把它托起来,它又能够浮上来。

    【解说】:其实,除了蓝藻,湖泊里还自然生存着许多其它藻类,中国已发现的淡水藻类约9000种,但是,在藻类这个庞大的家族里,只有蓝藻具有像鱼鳔一样的伪空胞。这个特殊的结构使得蓝藻想沉就沉下去,想浮就浮上来,它总能把自己放在最有利的位置上采光。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它有三套,叶绿素、类胡萝卜素,除了这两套它还有个藻胆素,所以它能够把别的采集不到的光,它能够搜集起来,有了光它能进行光合作用,它能量多了。

    【解说】:比其它淡水藻类多出来的藻胆体,让蓝藻拥有三套色素系统。这让蓝藻能发挥更强的光合作用,产生巨大的能量,拼命吸收水体里氮磷等营养,而滇池就是蓝藻的“营养池”。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他们也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就是随便排污,污染物废弃物全部入湖了,

    【解说】:进入90年代,当地经济建设快速发展,在给人们生活带来进步和机遇时,也带来了弊病。地处昆明下游的滇池,是全市最低凹的地方,农田、鱼塘、居民点所形成的污泥浊水,源源不断排进了滇池,年复一年,越积越多。

    【采访】云南省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副局长 王丽华:它来水补给仅靠大气降水和流经城市的河道,因此它清水很少,所以它换水周期非常长,要十年左右。

    【解说】:流水不腐,但滇池可以进出水的支流很少,长期难以换水,污水让滇池变得越来越富有营养。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蓝藻水华的问题是水富营养化,应该说在三类水以上,蓝藻就具备了大量快速生长的条件。

    【解说】:过量的氮磷等营养物质,促使吃饱的蓝藻迅速竞争过其它藻类,在适宜的高温下,大规模暴发。蓝藻生长代谢过程中不仅会散发出臭味,还会消耗湖水里大量的氧气,更可怕的是,科学家还在蓝藻里检测出了毒性物质。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宋立荣:这个蓝藻毒素的话它主要是对其他动物,其他这个一些水生态系统的其他生物,包括人类是有害的。

    【解说】:与刘永定一起做研究的宋立荣教授在检测时发现,滇池暴发的“蓝藻水华”,会释放出蓝藻毒素,损害其它生物的肝脏和神经。所以华国洪养的鱼和滇池里自然生长的鱼虾,要么是缺氧致死,要么是慢性中毒、不再繁衍后代。

    面对眼前大规模暴发的蓝藻水华,刘永定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提出来首先要做好截污。

    【采访】云南省昆明市滇池污水处理公司高级工程师 王海玲:如果没有污水处理厂,整个污水就会流入滇池,我们这个污水处理厂,主要是COD,总氮总磷的去除,特别是对磷的去除。

    【解说】:富含氮磷的污水是蓝藻生长必备的营养,断了它的“粮食”,蓝藻就没法儿生长。然而蓝藻大规模暴发后,滇池已经形成了厚达3~4公分的蓝藻,刘教授该如何制服它们呢?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就只有一条想法,就把那个湖面的那个水华蓝藻把它去掉,那个水,去掉以后水就会变清了。

    【解说】:当时,不少来治理滇池的专家和刘永定教授都是一个想法,就是消灭蓝藻,有些专家提出了“清除杀灭说”。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清除掉,因为这个想法跟老百姓的想法是完全一致的,赶紧把它弄掉,弄掉,要么就用化学药剂把它杀死它沉下去。

    【解说】:但刘教授仔细思考后认为,用化学药剂虽然可以杀死蓝藻,但也有可能杀死水体里的其它生物,即便有专杀蓝藻的药剂,蓝藻死后,滇池又会陷入更严重的污染。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它那个蓝藻杀死了以后就要沉下去,如果这个湖里面有一万吨蓝藻,你把这一万吨蓝藻丢下去了以后,不是一万吨的污染物就进去了嘛,它一分解不就是一个污染物嘛,所以这个是不可取的。

    【解说】:为了消灭蓝藻,用药剂杀并不是科学的做法,刘永定和他的科研团队就琢磨着是不是能从湖里往外取。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我们就准备把它弄出来。

    【解说】:湖泊里的藻和水是混合在一起的,把蓝藻从湖水里取出来的想法,让很多人都觉得是纸上谈兵。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人们觉得你想出这么一个主意,想把它捞出来,岂不是不可实现的吗,虽然说得有道理,但是这个很难实现啊,怎么去捞呢,又没有这样工具。

    【解说】:办法总比困难多,为了去除蓝藻,让污水变清水,刘教授在工具上动起了脑子。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我们在湖边就做个实验,这个实验用一种斜筛就把水,含藻的水,这个用泵抽出来,经过一个斜面的筛子,那个筛子有机械可以驱动它振动,那么它这个藻就留在筛面上,水就流下去了,这是最初一个原型。

    【解说】:刘教授利用机械振动让水和藻分离,把藻过滤出来。从最初的小型机械不断发展完善,形成了大型的藻水分离站。

    【采访】云南省昆明市藻水分离站负责人 胡明明:滇池这个蓝藻就通过打捞和抽吸,就抽到这个藻浆池,通过藻浆池又送到分离池,利用救生衣的原理,把气泡粘附在蓝藻周围,把蓝藻浮起来。

    【解说】:通过这样的分离,一天就能处理两万吨的蓝藻。尽管清除蓝藻的方法立竿见影,但刘教授发现,这滇池里的蓝藻就像一个怎么也掏不空的无底洞。

    【中间导视】:蓝藻水华让滇池重病缠身,截污、机械除藻,人们展开了一场与蓝藻的斗争。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刘永定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又领教了蓝藻更为疯狂的一面,面对强大的对手,他们究竟应该怎样治服蓝藻的疯狂?

    【解说】:机械不停地运转着,蓝藻不断地被筛了出来,这本来该让刘永定教授欣慰的一件事,却让他感到十分困惑。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去不掉,因为你去掉一部分它又长出来一部分。你再把第二部分去掉,它第三部分又长出来了。这样的话不断就产生很大的生物量。

    【解说】:三年、五年,七年过去了,不断地清除蓝藻,却又不断地长出来,蓝藻越发疯狂的一面,让刘永定教授对蓝藻又有了新的认识。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不断地生长,它这个肯定有一种驱动力。

    【解说】:蓝藻还在生长,就说明除了有适宜温度、光照等条件,关键是还有供给它们生长的营养。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宋立荣:我们也发现因为营养盐补给的话,不仅仅来自于外源,还有就是湖内,包括底泥的营养盐的再释放。

    【解说】:其实截污并没有百分百的切断营养,更重要的是多年的污染,底泥也积聚了大量营养,始终有的吃,蓝藻就会不停地生长繁殖。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一个细胞变成两个细胞,两个细胞变成四个细胞,这么一代一代繁衍的话,这个细胞浓度可以在一天之内增长到一万倍都可能。

    【解说】:刘教授发现,营养等适宜条件给蓝藻生长不断提供着动力,所以清除完一批还会再冒出一批,要想尽快治理好滇池,仅靠一种办法是不行的。要想用机械完全取出甚至消灭蓝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我就后来发现这只是其中一个环节,用这种环节不足以使湖泊变好。

    【解说】:要想让湖水转清,就必须想办法给蓝藻断了“口粮”,可怎么“断”呢?就在刘永定教授一筹莫展的时候,一次调查引起了他的注意。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调查草消失掉了。

    【解说】:草和鱼虾一样,由于蓝藻水华的污染消耗过多氧气,自然也会死亡。对于草的消亡,刘永定并不觉得奇怪。草是高等植物,藻是低等植物,他突然感到湖泊里的草和藻之间,存在着一种微妙的关系。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一个清水变成一个浊水,浊水是个藻,所以这个湖泊有时候是藻形湖泊,草形湖泊,原来滇池这个草形湖泊,到处长的是草。

    【解说】:藻多了,草就少;相反,草多了,藻就少。它们都是湖泊生态系统里的一份子,也是竞争对手。这种相生又相克的关系,让刘永定教授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把草恢复起来,草就能在生长的过程中吸收氮磷等营养,用不着断粮,被饿着的藻自然长势就慢了。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一个和谐的水生态系统也将慢慢恢复。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它全部都长了草以后它这个水变清,它这水就可以维持清,不但维持清,它放出来氧气,它提供的氧量还可以提供其他生物,比如鱼、草鱼把这个草吃掉,草鱼拉的粪给浮游动物吃,构成一个循环,这个系统就活了嘛。,

    【解说】:藻少了,草多了,水也会变清,里面的鱼呀虾呀就能越长越健康,整个湖泊的生态系统就会处于一个良性循环。这个念头,让刘教授彻底扭转了一直想消灭蓝藻的做法。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要根本治理这个蓝藻水华,就是要把它生产力把它控制住,而不是把它生物量把它移走,或者是把它消灭掉。

    【解说】:有了控制蓝藻水华的技术路线,华国洪所在的滇池上游的小河嘴村,开始按着刘教授的想法往湖里种草.当地村民在湖水下面种上沉水植物,在湖水周围种上了挺水植物,逐渐恢复起来的湖泊就成了一块过滤污水的湿地。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 李东保:一部分营养就可以滞留在湿地里,把它吸收,经过一系列生物过程以后,进到湖里,营养就少了。

    【解说】:通过草的控制,湖里的营养少了,蓝藻长得也慢了,除了草,还有什么东西能控制蓝藻呢?

    【采访】华国洪:用那个鱼吃,就是养的花白鲢。

    【解说】:刘永定教授和他的课题组在研究时发现,有些生物天生就爱吃蓝藻。水蚤,又叫食藻虫,大约2毫米,它繁殖速度很快,最喜欢吃的就是蓝藻。相比之下,花白鲢更具优势,据科学测算,一条长到1.5公斤左右的花白鲢,其生长过程中大约能吃掉50公斤的蓝藻。

    放鱼、种草,由最初的消灭蓝藻到后来的控制蓝藻,十八年来,刘永定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长期驻扎在滇池边,一次次调查、一次次实验,坚持不懈地寻找着战胜蓝藻的科学手段。

    【采访】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教授 刘永定:就有一个大科学家叫伽利略嘛,他说伟大的真理不在古人和圣人盖满灰尘的经典里面,最伟大的真理应该在自然界去找,你应该很好念自然界这本书,所以我觉得就应该念好滇池这本书,你就能够找到滇池管理的办法。

    【解说】:不断地从大自然里寻求真理,就能不断地从大自然那里受到启示,刘永定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在截污控制污染源和机械除藻的基础上,用滤食性鱼类、恢复水生植被进行控藻,滇池的藻、草、鱼生态系统正逐步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将近20年的“斗争’,疯狂的蓝藻不再疯狂,滇池水也逐渐恢复着生机。

    【采访】:

    华国洪:一年比一年好。

    云南省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副局长 王丽华:虽然说现在取得了一点进展,但我们感觉任重道远,要继续努力,共同保护,共同治理,才能把我们的母亲湖恢复到一个水清岸绿的景象。

    【主持人】: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刘永定教授和他的科研团队,不断地寻找着蓝藻的薄弱点,科学认识上的逐步提高,带动着技术的发展。通过多项综合措施控制蓝藻水华,不仅遏制了滇池蓝藻的大发生,也逐步改善着我国其它湖泊的生态环境。

     

     

     

     

     

    原文:特种种养 > 种养视频:刘永定:花白鲢养殖治服疯狂[科技苑]

    网址:http://www.nczfj.com/tezhongzhongzhi/20109611.html

    关键字:花白鲢 科技苑种植 蓝藻
     
    上一篇:[科技苑]鹧鸪养殖胆小不如鼠
    下一篇:[科技苑]黄金蚬养殖奇满池尽带“黄金甲”(上)
    扩展阅读:

    [种植视频]:这款辣椒有点“怪:在宁夏的一片地里出现了一桩怪事,枸杞树上长出了一种红红的怪辣椒!这种辣椒很特别,3根就有一米长,味道有甜有香还有辣。这枸杞树上怎么能长出辣椒来呢?是天方夜谭还...

    [种植视频]:枸杞地复活了:四年前,他在青海省都兰县遇到的是抵触,甚至被当作骗子;他默默做起了试验,给板结的土地松绑,让萎靡的枸杞变样,终于让一项新技术在戈壁滩上生根,枸杞价格从一斤20元卖到了...

    [种植视频]:矮棚里的大蘑菇:一个蘑菇35斤!北京市昌平区的农民种出了这种大蘑菇,个头大,味道好,卖价高。奇怪的是,这么大的蘑菇为什么在矮棚里生长?明明是蘑菇,又为什么能吃出板栗的香味? 农民现在...

    [种植视频]:那一眼救活一片山竹林:一片山竹林,十三年来只开花不结果,面临砍伐的厄运。一个人看了一眼,就让山竹林的命运峰回路转。谁有这样的火眼金睛?他到底看出了什么玄机?又是用什么法子破解山...

    [种植视频]:藏在山里的摇钱树:105个核桃,凭啥卖八千?它被称为摇钱树,为什么有人却种不活?连汽车都碾不碎的核桃,倒底又有着怎样不同寻常的身世?科技苑正在播出! 根据市场变化,他们发展了麻核桃产...

    [种植视频]:春采梨花秋收梨:北京房山区务滋村有个怪梨园,各地不同品种的梨,在一棵树上就能结出来。不光采摘有特色,那儿的梨花节更带劲,能赏梨花,吃梨花宴,还能品梨花茶。他们的梨园怎么就这么怪...

    [种植视频]:从一株灌木开始的产业链:一条大胆的治理思路,让荒凉的沙漠发生了巨变;一个细微的科学发现,让沉睡千年的灌木获得了新生。这种植物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居然牵动3万多人来这里创业,让几...

    [种植技术]:追踪植物红娘(上):它们是植物恋爱的幕后红娘!它们是不辞辛劳的“植物精子”搬运工!它们是传递生命的使者!我们将带您走进奇幻的动植物王国,追踪那些帮助植物传粉的奇妙“精灵”! 动物...